首页
关于我们
服务内容
专业角度
公司业绩
精英通道
联系我们
专业角度
 
  华远观点
  行业观察
  管理前沿
  实战天地
 
小企业融资难从哪里突破[投资咨询|资本运作]
作者:admin 添加时间:2012-03-17 07:40:15

中小企业仅靠自身积累,生产经营肯定受制约。周转不灵时,他们纷纷走向了民间借贷。在今年两会上,中小企业融资难的话题已经被代表委员充分解剖。全国政协委员、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与全国政协委员、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杨先明,问诊小企业融资难从哪里突破。当前,民间投资发挥着重要的作用,以广东为例,中小企业成为该省投资领域的中坚力量。2011年,广东投资呈现国有投资下降、民间投资大幅增长的格局。

温家宝总理在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多次提到,解决小型微型企业的融资压力问题,要加强对符合产业政策、有市场需求的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的信贷支持,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。”“根本性的问题没有解决,就是二元化的信贷市场。杨先明委员认为,中小企业融资难已变成一个社会问题。

李冬玉委员说,国家银行的强势和企业的规模不匹配,很多中小企业在内部管理、财务管理、征信体系等方面都有缺陷,这也使得它难以满足融资上的必要程序。杨先明打了个形象的比喻:我国有大量的中小微企业,而银行刚好是大银行多,小银行少,从服务功能、市场结构来看,这种匹配是不合适的。为中小微企业或农村建立一套相适应的金融体系,需要建立普惠型的利率机制。

杨先明说,理想的状态是,不同的银行体制,包括小银行、大银行、社区银行,可以适应不同的企业,使得大家都有对等的机会,获得金融信贷支持。政府一直希望银行对企业,尤其是中小微型企业宽容些,但事实上,资金依然难找。去年,李冬玉委员在陕西省民建系统对中小企业做过一个调研。结果显示,日常经营完全靠金融机构提供的,只占企业总数的4%;靠金融机构和企业积累的,占企业数的12%;全靠企业积累的占58%;靠民间借贷和企业积累共同解决资金问题的占26%。李冬玉指出,一半以上中小企业的日常资金需要靠自己的积累。值得注意的是,80%以上企业的日常经营所需资金,没有通过金融渠道解决。

中小企业融资难还可能引发一些地下钱庄的活跃。继吴英案后,去年,在广东湛江和深圳,公安机关打掉了几个涉案金额比较大的地下钱庄。既然高利率难以承受,那么,企业一旦支撑不下去,对应的就是贷款方,甚至对愿意给它支持的银行也是不小的冲击。杨先明说,如果这个体系不理顺了,企业就很纠结了。这在全国都有普遍性,只不过程度不一样。如果没有体制性的解决办法,这将是一个长期的隐患。”“企业的巨大需求必然有供给方,在这个过程中,有些地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没有这个事情反而还不正常。对吴英案,杨先明觉得,那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,他认为,民间地下钱庄放贷是被逼出来的,政府应该剖析有关案例,尽快有行之有效的办法出台,引导民间借贷正规化。

为什么我们不把市场放开一些?为何不允许一些金融产品创新,让新的金融机构在政府的监督下发展起来呢?李冬玉一连发出几个疑问。她说,政府应该支持民间资本进入金融行业,允许成立一些新型金融机构。这样将使民间借贷资本合法化、市场化、标准化,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。在这中间,政府的作用非常重要,首先把门打开了,然后让这些资金流入、有序管理。李冬玉补充道。至于具体的做法,杨先明建议,可以借鉴国外的做法,发展社区银行,服务于当地社区,在有限范围内服务于当地社区的居民、中小企业、微型企业对信贷的需求,这种风险是可控的,草根式的机构,服务于草根的企业,这是很好的思路

在李冬玉看来,不要太过于看中小微企业的纳税额,更主要的是看它解决的就业量和对老百姓增收的作用。如果能够解决小微企业的资金问题,这对鼓励小微企业的发展、解决社会就业问题、增加城乡老百姓的收入是很重要的。中小企业要突破融资难需要从哪几个方面来入手?这个问题要真正解决,还是我们国家的金融体制改革要跟上。李冬玉表示,国外有大量的中小银行,我国相对来讲还是少了一些。利率的市场化,使得利率可以根据企业生产经营状况、企业发展前景、企业本身的生产管理水平来具有一定的灵活性。李冬玉说,利率的市场化还是要往前推进。对地方政府来说,在解决中小企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上还有一定的空间。

杨先明作了一个大胆的判断:以后可能会出现以纯粹的民间资本来作为全资的银行,这样的银行门会开得更大一些。他指出,国家有关部门要抓紧研究这个问题,调整金融市场结构,让信贷市场变得更加层次分明。

文章来源:中国青年报

 

  

 华远天行咨询顾问机构 Copyright © 2021